第四百二十章 周元斗楊玄

當那最后一句話自楊玄的嘴中吐出來時,他那先前還有著笑意的臉龐,則是徹底的化為陰森之色,空氣的溫度,都是在此時驟然降低。

誰都能夠感覺到,楊玄眼眸之中散發出來的陰冷殺意。

顯然,他在為先前的走眼而感到有些羞怒,因為從始至終他都未曾將周元放進過眼中,在他看來,后者只是一個他能夠隨手捏死的螻蟻而已。

但先前那位圣宮弟子在一個回合間就被周元擊潰,這顯然足以表明,眼前的周元,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弱。

這種超出掌控的感覺,讓得楊玄心中的殺意大漲。

在那周圍,其他人也是感受到了楊玄眼中的殺意,當即都是對著周元投去了幸災樂禍的目光,這個家伙,現在可算是徹底的激怒楊玄了。

周元的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他的目光與楊玄對碰,空氣仿佛都是在此時凝固。

楊玄的身軀上,開始有著極其雄渾的源氣升騰起來,他的源氣,呈現灰白的色彩,蘊含著一種古怪的陰寒之氣。

源氣波動,節節攀升,帶來了巨大的壓迫感。

短短數息,楊玄周身的源氣波動,便是達到了七重天圓滿的極致,腳下的地面,都是在此時漸漸的龜裂開來…

轟!

下一瞬間,楊玄眼神森然的率先出手,只見得灰白的源氣宛如洪流般的席卷而出,宛如一頭白蟒咆哮,唰的一聲,便是在周元周圍的半空中環繞。

陰寒之氣彌漫。

然后那灰白源氣中,有著無數約莫寸許左右的源氣長針緩緩的凝現,這些長針約莫半尺,看上去一片慘白,陰寒繚繞。

“玄骨暴雨針!”

楊玄面龐冷酷,雙手一合,只見得那無數源氣骨針陡然暴射而下,宛如暴雨,籠罩了下方的區域,而區域的中央,便是周元。

顯然,楊玄根本沒有半點要試探的想法,一出手,便是不給周元任何躲避的機會。

這些骨針,乃是他自身源氣所化,同時還融合了諸多源獸獸骨中殘留的骨血,所以擁有著死氣,侵蝕極強,一旦被擊中,死氣便會在體內蔓延,破壞身軀,極為的陰狠霸道。

所以,當其他人見到楊玄一出手便是殺招時,都是暗暗咂舌,心頭對周元的同情倒是多了一分。

周元抬起頭,他望著那密布視野的灰白影子,感受著那種縈繞的陰寒之氣,雙目微瞇,雙手也是陡然合攏。

璀璨的金光源氣自其體內爆發開來。

隱隱的似是有著一道金蟒沖天而下,然后俯沖下來,籠罩周元的身影,金蟒盤踞,隱隱間,仿佛是形成了一座金色大鐘。

“玄蟒大金鐘!”

伴隨著周元低喝的響起,一座金色大鐘籠罩在了其周身。

唰!

無數灰白的針影呼嘯而下,鋪天蓋地的轟在了那座金鐘之上,頓時間,無數清脆的叮叮當當聲音響起。

那方圓百丈內的地面,被射出無數漆黑的孔洞,深不見底,同時還散發著腥氣,原本充滿著生機的地面,都是在此時升起一縷縷的黑煙。

黑煙升騰,有些遮掩了視線。

灰白針影呼嘯了半晌,終于是盡數的落下。

無數道視線立即投射而去。

“那周元,怕是直接被萬針穿心了…”

“楊玄這種攻勢,七重天內,恐怕罕有人能夠接下,那周元不過四重天,必然下場凄慘。”

“……”

諸多的竊竊私語聲響起,顯然都是被楊玄這般攻勢的威力所震懾。

左丘青魚也是玉手緊握,水吟吟的桃花美目中,盡是擔憂之色。

而那蘇鍛,則是眼露興奮,咬牙切齒的道:“看你這次還死不死!”

在那無數道視線的注視下,黑煙漸漸散去,金光若隱若現,再然后,眾人便是見到,一座金鐘靜靜的矗立,金鐘之上,布滿著灰白的骨針,這些骨針深入一半,但顯然并沒有洞穿金鐘,反而是被盡數的抵御了下來…

諸多瞳孔都是在此時微微一縮,失聲道:“這么強的防御?!”

顯然,這座金鐘的防御,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那始終緊緊盯著場中的白璃,也是松了一口氣,周元這個烏龜殼,還是一如既往的硬。

楊玄也是微微怔了怔,似也沒想到此次的攻勢會無功而返,于是他搖了搖頭,道:“怪不得有膽子來這里,原來是因為有一道防御源術?”

周元這道防御源術,倒是有些不凡,竟能夠擋住他的一擊,不過可惜的是,擋得住一次,還能擋得住第二次嗎?

轟!

不過就在他聲音剛落的瞬間,金鐘陡然散去,隱有龍吟響起,只見得九道源獸源氣沖天而起,煞氣滾滾。

“九龍典,九龍!”

九道源獸源氣,迅速的融為一體,宛如一頭巨獸咆哮而下,兇煞無匹的沖向楊玄。

顯然,周元也是開始展開反擊。

巨大的源獸源氣咆哮而至,楊玄眼神毫無波動的望著,嘴角卻是微微的掀起一抹輕蔑。

他伸出手掌,掌心間有著灰白源氣滾滾涌動,一掌便是對著那咆哮而來的源獸源氣硬憾在了一起。

轟!

狂暴的沖擊波肆虐爆發,裂縫猶如蜘蛛網一般的自腳下蔓延開來…

楊玄的身影紋絲不動。

然而那被他一掌拍下的源獸源氣,卻是發出了一道哀鳴之聲,最后竟是被他一掌硬生生的拍爆成了漫天源氣光點。

那諸多投射于此的視線,都是吸了一口冷氣,這楊玄竟然兇悍到這種程度…

先前周元的反擊,也不可謂不凌厲,然而即便如此,最終卻連楊玄的身影都未曾撼動,反被直接一巴掌拍散。

這是雙方的源氣雄厚程度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楊玄眼皮微抬,森冷的盯著周元,嘴角的輕蔑愈發的濃烈。

“這就是你的手段?”

周元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這還是他第一次在施展九龍時,被對方如此輕易的破解,這楊玄的實力,的確是極其的強悍。

難怪連白璃,秦海兩人聯手都是敗在了他的手中。

“如果你的手段只是如此的話,那你今日…恐怕下場會有些不太好了。”楊玄冷漠的盯著周元,淡淡的道。

唰!

他的聲音剛落,周元的身影便是陡然虛化,宛如一縷青煙暴射而出。

楊玄見到周元依舊頑固的主動進攻,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譏諷之色。

“也罷,你執意尋死的話,那就成全你吧…”

他的雙掌間,灰白的源氣涌動,釋放著驚人的波動。

周元暴射而出,短短數息,便是出現在了楊玄前方,他面色平靜,手掌一握,天元筆在手中陡然膨脹起來。

雪白的筆尖劃起鋒銳的軌跡,刁鉆狠辣的直指楊玄咽喉。

勁風呼嘯,而就在雪白筆尖掠空而過的那一霎那,周元的心中,聲音輕響。

“天元筆,破源!”

斑駁的筆身上,一道古老的源紋緩緩的亮起,緊接著,雪白的筆尖,似乎是有著黑光蔓延而過,轉瞬間,筆尖便是變得漆黑如墨。

黑光掠過,帶著晦澀之光。

此時的天元筆,收斂了鋒銳,似乎變得普通起來,不過就在這一瞬間,那楊玄的眼神猛的一凝,直覺令得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漆黑筆尖在他瞳孔中急速的放大。

于是下一刻他雙掌猛的一旋,灰白源氣爆發,迅速的形成了一道光輪。

“圣輪術!”

嗤啦!

當那光輪成形的同時間,黑芒便是掠過,筆直的刺在了光輪之上。

接觸的地方,似有黑光涌現。

再然后,那楊玄便是瞳孔猛的一縮,因為他見到,在那漆黑筆尖落下處,光輪竟是猶如薄紙一般的被撕裂而開。

“怎么會?!”

一道失聲在心中陡然響起,這圣輪術就算是之前的白璃二人都打不破,怎么眼下,卻是被一個四重天的周元,輕易擊穿?

黑芒直刺咽喉,千鈞一發之際,楊玄雙掌一震,圣輪術猛然逆轉,那股強橫的力量,終歸是令得那道黑芒忽的一抖。

源氣肆虐。

兩道身影錯身而過。

無數道視線眨也不眨的投射而來。

再然后,便是有著一道道吸冷氣的聲音響起來,因為他們見到,周元手中黑筆的筆尖,有著鮮血滴落下來。

而那楊玄的肩膀處,出現了一道猙獰的血痕,鮮血瞬間沾染了衣衫。

嘩然聲爆發。

誰都沒想到,楊玄….竟然被周元所傷!

在那后方,白璃,秦海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他們先前聯手苦戰許久,都未曾讓楊玄掛彩,然而周元不過短短一會,竟就讓楊玄見了血?!

“怎么會這樣?!”他們震驚的望著周元的身影。

周元低頭看了一眼筆尖的血跡,眼中卻是掠過一絲惋惜,先前他原本是打算刺穿楊玄咽喉的,但可惜后者實在是太過的棘手,竟是在最后關頭,生生的扭轉了他的攻擊軌跡。

天元筆在周元的手中輕輕一震,將鮮血滑落。

他也未曾看向后方的楊玄,只是道:“看來想要我死在這里,你還得多努點力…”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中,楊玄緩緩的偏頭,他望著肩膀上的血痕,臉龐似乎是微微的抽搐著,漸漸的,則是有著極為狠毒的猙獰一點點的涌現出來。

“我今天…”

“要廢了你!”

轟!

那等殺意,沖天而起,宛如實質,令得無數人心頭一凜,眼中有著懼色升起。

楊玄,似乎要暴走了。


本站網址:http://www.dvmsqi.tw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