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六十七章 首席之爭

天地之間,九千九百九十九座石臺形成著金字塔般的規模,懸浮高空,日光照耀在上面,耀耀生輝。

轟!轟!

而此時,狂暴的源氣,瘋狂的自那一座座石臺上散發出來。

只見得蝗蟲般的光影不斷的彈射而出,躍過一座座的石臺,不斷的向上攀升。

這選山大典,并沒有其他任何的規矩,每一座石臺的中心位置,有一道蒲團,只要不受干擾的在那里坐上一炷香的時間,那么這座石臺就會關閉,禁止外人進入,而這道席位,就算是被人所得了。

而為了達到這種目的,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所以,一些石臺上,若是當出現了有人實力強橫的話,說不定便是會引來諸人圍攻,場面混亂不堪。

咻!咻!

周元,宋婉溪,趙鯤等人匯聚在一起,一座座石臺不斷的對著下方落去,而他們的身形卻是毫不停留。

他們這里,約莫五十多人,這都是外山弟子中的佼佼者,所以他們的目的,都是選山大典前一百,如今這里,顯然還不是他們的終點。

而在他們前方右側的方向,同樣是有著一波人馬躍過一座座石臺,正是以陸風為首的諸多圣州本土的弟子。

雙方的目光時不時的碰撞在一起,有著火花濺射。

雖說雙方的人數,對于整個外山弟子群體而言,也不算太起眼,但唯有他們是抱團,所以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格外的引人注目。

他們所過之處,那些石臺上的其他弟子紛紛退讓,不敢與他們相爭。

而在時間的推移下,一座座石臺不斷被超越,兩波弟子,也是開始漸漸的接近了金字塔上方的區域。

這里的石臺,已算是前一百的名次了。

而能夠有底氣來到這里的弟子,實力已是不弱,所以爭斗也是愈發的顯得激烈。

到了這個位置,兩波人馬之間,也終于是陸陸續續的開始有人選擇落在石臺,不再向前。

當然,除了周元,陸風所率領的兩波人馬外,還有著其他更多的弟子在爭奪石臺,這些弟子有來自圣州本土的,也有來自其他大陸的。

畢竟并非是所有的優秀弟子,都被周元與陸風所收攏,更多的人,還是保持著中立,并不摻和雙方間的恩怨爭斗。

不過這種時候,席位是有限的,所以他們也不會再在意究竟是哪一方的人馬,反正若是遇見,那就直接動手便是。

陸風一馬當先,處于所有人的最前方,他那冷冽的目光,時不時的掠過后方不遠處的周元。

按照他原本的設想,是想要收攏圣州本土的精英弟子,直接強勢霸占前十的諸多席位,而若是周元敢來爭奪的話,那就直接讓其他人圍攻,將其生生的趕出去。

到時候,周元恐怕連與他交手的資格都沒有。

不過他哪想到,周元也是收攏了一些精英弟子,如今匯聚在一起,也是一股極強的力量,這讓得他當初的想法無疑是落空了。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親自來將你踩下去吧!”陸風眼神中充滿著譏嘲,只要那個周小夭不會插手,那么今日,他會讓得周元明白他們之間的差距。

他要讓周元知道,泥腿子,就該好好的泥塘里待著。

顧紅衣那等天之嬌女,豈是這種泥腿子能夠沾染的?

陸風抬起頭來,只見得在那金字塔頂部的位置,九座銀色石臺閃爍著光澤,那是前十的席位。

而此時,跟隨著其身后的人影,已是僅有八九道,不過這些身影,周身皆是散發著強橫的源氣波動,顯然都是有著資格爭奪前十席位的厲害人物。

他們的眼神,也是漸漸的熾熱起來,顯然是知曉,真正的爭斗,對于他們而言,才算開始。

“秦鎮,雷洪濤,谷蒙…”

陸風深吸一口氣,下一瞬間,暴喝如雷:“動手吧!”

就在陸風喝聲落下的同一時刻,只見得那秦鎮等人皆是眼露兇光,狂暴的源氣席卷而出,化為匹練,直接就對著后方不遠處的周元等人轟擊而去。

數道狂暴源氣洪流呼嘯而來,周元目光微閃,神色卻是沒有絲毫的波瀾,顯然早就有所預料。

他伸出手掌,輕輕一揮。

在其身后,宋婉溪,趙鯤,喬修等人也是在此時同時出手,源氣洪流貫穿長空,直接是與對方的攻勢硬憾在一起。

轟轟!

狂暴的源氣爆發開來,猶如是掀起了風暴。

場面混亂至極。

“周元,你想要通過這里,還得問問我們同意不同意!”秦鎮等人厲聲喝道。

“哈哈,秦鎮,就憑你,可還不配攔小元哥的路,我來跟你好好玩玩!”秦鎮聲音剛落,只見得趙鯤便是暴射而出,狂笑聲響起。

“趙鯤?就憑你?”秦鎮面露譏諷。

趙鯤未曾回答,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了秦鎮前方,只見得其雙掌之上,源氣纏繞,手掌膨脹起來,有著恐怖的罡氣縈繞。

“轟!”

趙鯤一掌劈出,凌厲無匹的罡風便是暴斬而下。

兩人硬憾在一起,空氣都在他們的掌下所撕碎。

沖擊波爆發開來,兩人身形都是落在了石臺上,倒退了十數步。

不過那秦鎮原本布滿著譏諷的面色,卻是難看了數分,陰沉道:“你的天罡手,怎么可能也達到了第二重?!”

要知道,他能夠在天罡手上有這種進展,乃是這一個月由陸風請來的講師不斷的開小灶以及借助諸多的修煉資源,才能夠達到第二重。

原本據他所知,趙鯤的天罡手落后他許多,根本不可能趕上他。

可先前趙鯤那一掌,罡風之烈,顯然是達到了天罡手第二重。

趙鯤舔了舔嘴唇,雙掌緊握,罡風在其手掌周圍瘋狂的肆虐,帶來著驚人的殺傷力,他咧嘴一笑,道:“還真是多虧了你們,如果不是你們要對付小元哥,他恐怕也是沒興趣來指點我們源術修行。”

秦鎮眼神有些驚疑不定,他倒是聽說了周元似乎在指點趙鯤等人的事,但并沒有太過的放在心上,畢竟他們實在無法相信,周元竟能有這種能耐。

但眼下趙鯤的天罡手,的確是不遜色于他了。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今日陸師兄會讓那周元明白,誰才是選山大典首席!你們這些鄉巴佬,也想挑戰我們圣州弟子的地位,簡直癡心妄想!”秦鎮寒聲道。

“那就得打過才知道了!”

趙鯤冷笑出聲,再不廢話,腳掌一跺,身形便是暴射而出。

“找死!”秦鎮怒笑,體內源氣也是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然后便是與那趙鯤沖撞在一起,狂暴凌厲的罡氣肆虐,將那石臺上,撕裂出一道道的痕跡。

另外一座石臺上,宋婉溪攔在了雷洪濤的面前。

“宋師妹,你那玄陰經被我的赤陽典所克制,我奉勸你還是走吧。”雷洪濤雙臂抱胸,道。

宋婉溪聞言,淺淺一笑,道:“雷師兄此言差矣,所謂克制,也是相互性,只要我的玄陰經比你火候深,被克制的,反而是你。”

雷洪濤嘴角有著譏諷掀起來,道:“我這一月,日夜接受指點,赤陽典已是有所小成,論起火候,你怕是遠不及我。”

在說話的時候,雷洪濤的身體上,赤光升騰起來,一股恐怖的溫度,緩緩的散發,連地面都是開始變得焦黑。

不過,面對著那股霸道的溫度,宋婉溪微微一笑,體內的源氣涌動著,忽然一股可怕的陰寒之氣散發出來,腳下的地面瞬間被冰凍。

寒氣升騰,直接是將雷洪濤那股赤光盡數的抵御下來。

“雷師兄倒是太過自滿了,這一月,我的玄陰經在周元師弟的指點下,同樣已是登堂入室。”她忽的俏皮一笑,道:“說起來,也要感謝你們呢。”

望著宋婉溪周身散發著驚人陰寒之氣,雷洪濤的面色有些難看起來,旋即他深吸一口氣,道:“那周元,倒的確是有些本事。”

“不過,這一次,恐怕他如不了愿。”

“你們攔得住我們,但可別忘了,楊修的實力,恐怕只比陸師兄弱上一線,而你們這邊,可沒人能攔得住楊修!”

宋婉溪柳眉微蹙,在外山十大弟子中,楊修排名第三,平日里雖然不顯山不露水,但真要論起實力,絕對是陸風身旁最強的人。

她看向遠處的一座石臺,自從來到著前十的石臺后,夭夭便是悠然的獨占了一座石臺,然后在上面布置了幾道源紋。

除了剛開始幾個不明情況的弟子闖向了那座石臺,瞬間被秒殺后,后面基本就沒人再敢去夭夭那邊了。

甚至連陸風他們,都是主動避開那邊。

而夭夭占據了那座石臺,就坐在上面,一副看戲的模樣,顯然并不打算出手幫周元。

宋婉溪苦笑一聲,她微微抬頭,只見得在那上方,三道身影騰空而起。

周元立于最接近那座黃金石臺的下方,而此時,在他的面前,兩道身影凌空而立。

正是陸風與楊修。

陸風譏嘲的掃了周元一眼,淡淡的道:“看來你收攏的人手還是不夠啊。”

他的神色似笑非笑。

“接下來,你是打算以一敵二嗎?”


本站網址:http://www.dvmsqi.tw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