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源髓分配

海天一色的天地間,無數道視線帶著震驚的望著那踏著海水而立的年輕身影,此時的后者,雖然略顯狼狽,但從其周身的源氣波動來看,顯然是并沒有遭受太大的重創。

但這更讓得無數人感到不可思議了,畢竟他們先前可是眼睜睜的看著周元吃下了那萬丈水獸臨死前的一擊。

雖說此時的萬丈水獸已是強弩之末,但那等攻擊,依舊是極為的可怕,就算是換作其他圣子,單獨相對的話,恐怕都得慎重。

所以,當周元毫發無損般的出現時,莫說是尋常弟子,就算是高空上的李卿嬋等圣子,都是忍不住的睜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趙燭忍不住的出聲道。

他倒不是想看見周元被淘汰,因為就算淘汰了,該他那一份源髓也是跑不掉,他是無法相信周元能夠抗下萬丈水獸的臨死一擊,那豈不是說,他們所有人都低估了周元的能力?

其他圣子面面相覷一眼,皆是無法解釋。

“看來這位周元師弟還真是有些深不可測啊。”楚青只是經過初始的一些驚訝,便是恢復過來,然后笑瞇瞇的道。

“不過也多虧了他,才將萬丈水獸攔下來,不然的話,今日我們就算是白忙活了。”李卿嬋也是螓首微點,道。

其他圣子,就算是孔圣與趙燭,也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周元及時出現,他們今日的確將空手而回,說起來,他們還都得感謝周元一番呢。

“這些無用的話就不必說了,周元攔下萬丈水獸,算是大貢獻,所以我覺得萬丈源髓,應該再再多分他一成。”夭夭認真的道。

在她看來,之前分給周元的兩成,只是破開龍涎真水的價格,然而眼下周元又是做出了貢獻,自然就應該按照約定給予加成。

畢竟想要達到九龍洗禮,萬丈水獸的源髓越多越好,所以夭夭自然是要以理據爭。

眾圣子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一下,他們望著夭夭那張美麗得挑不出絲毫瑕疵的玉顏,這般人兒,本該是宛如仙子般不沾塵埃,可眼下,為了幫周元多爭取一成源髓,竟是顯得如此的真實。

不過,面對著夭夭那認真而絕美精致的臉頰,他們卻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怎么?我說得不對嗎?”夭夭見他們不說話,柳眉微蹙,她覺得她所說是情理之中,既然之前定下了按照貢獻奉陪的約定,那么此時的周元,就有資格要求增加分成。

“我沒意見。”楚青瞧得夭夭眸光投射而來,連忙率先舉手,對于眼下的結局,他表示分外的滿意,解決掉這萬丈水獸,比他想象的要輕松一些,而這種輕松,顯然是因為周元的緣故。

周元讓得他省去了很大的麻煩,不然的話,今日為了最后的局面,說不定他得拼一下老命,那是楚青極力想要避免的。

而至于萬丈水獸的源髓,這的確算是一份大機緣,但以楚青的底蘊來說,也只能是一些錦上添花,并不能讓他有質變。

“按照之前的約定來看,周元的貢獻,值得三成。”李卿嬋想了想,也是如實說道。

其他圣子聞言,除了孔圣與趙燭有些不滿外,也就點頭認了下來,因為連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周元這兩次的出手,極其的關鍵。

那最后為了攔住萬丈水獸逃遁,甚至以命相搏,雖然他們也不清楚為何周元能夠抗下這種程度的攻擊,但不可否認,周元是承擔了風險的。

海面上,周元一手托著丈許左右如寶石般璀璨的源髓,另外一只手掌隱藏在袖中,指尖有著暗黃色的液體悄然的滴落,落在了被神魂之力包裹的玉瓶中。

那自然是龍涎真水。

先前周元能夠硬抗住萬丈水獸臨死前的一擊,正是因為借助了龍涎真水。

而龍涎真水的防御力,也讓得周元極為的驚喜,那萬丈水獸的臨死一擊,絲毫不遜色一位圣子全力一擊,但即便如此,也是被龍涎真水抵御下來。

有了這般異寶防身,就算此時周元與圣子級別的敵人交手,至少也是有機會全身而退。

不過唯一可惜的是,周元發現這龍涎真水是消耗品,一旦離開了源池,缺少了此地源龍氣的補充,就會用一次少一次…

心中感嘆著,周元升空而起,來到眾圣子之前。

“你沒事吧?”李卿嬋瞧著周元,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忍不住的問道。

周元笑了笑,沒有多說,將手中的源髓拋給李卿嬋,道:“幸不辱命,這源髓總算是沒跑掉。”

寶石般璀璨的源髓,吸引著眾位圣子的注意力,他們的眼神都是有些火熱,畢竟萬丈水獸的源髓,就算是他們,都是第一次看見。

李卿嬋凝望著懸浮在面前的源髓,也是感嘆一聲,旋即玉指劃下,源氣如光線般的掠過。

嗤嗤!

丈許左右的源髓直接是被分裂開來,斷裂處光滑如鏡,這萬丈水獸的源髓,已是極其的凝煉,宛如實質,其中充斥著玄妙的波動。

“這是你的。”李卿嬋將那最大的一份,直接拋給了周元。

周元連忙接過,他望著自己這一份,猶豫了一下,道:“似乎多了一些?”

“有人可又幫你爭了一成去。”李卿嬋瞥了夭夭一眼,道。

周元也是望著夭夭,心頭有些感動,他最清楚夭夭的性子有多淡泊,而能夠讓得她主動出言相爭,可不是什么尋常之事。

夭夭將李卿嬋分給她的那一份源髓也接過,她這里比起周元的要少許多,不過也正常,因為其他人都比周元少。

還有著一份源髓對著一旁的吞吞也飛了過去,它歡快的搖著尾巴,口水都要流淌出來,直接飛撲出去,張大嘴巴就要將其一口給吞了。

不過此時一只修長的玉手憑空伸出,直接將那一份源髓給抓在手中。

吼!

吞吞頓時怒吼出聲,轉過頭來,見到那纖細白玉般的小手主人時,方才慫了下來,發出可憐巴巴的嗚嗚聲。

夭夭輕輕摸了摸它的腦袋,極為難得的露出一個美麗至極的微笑,道:“這次的源髓,先給周元用,好不好?”

吞吞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當然不好啊!

“嗯?”夭夭微笑收斂,清澈美眸凝視而來。

吞吞頓時哆嗦了一下,嗚嗚的跑到一旁,垂頭喪氣。

李卿嬋等其他圣子見到這一幕,都是忍不住對吞吞投去同情的目光,先前對付萬丈水獸,吞吞跟商春秋一樣可是沖殺在最前線,沒少挨揍,結果眼下好不容易分到嘴的源髓,還直接被搶了!

楚青對著葉歌感嘆一聲,忿忿不平的道:“看見沒,這小魔女簡直無情!這小家伙又能打又這么可愛,竟然這么對待它!”

他的目光投向吞吞,眼中滿是熱切之意,羨慕的道:“這小東西不知道是什么源獸,唉,如果是我的就好了,以后打架就可以讓它上了。”

一旁的葉歌翻了個白眼。

夭夭手持兩份源髓,遞給周元。

周元瞧著垂頭喪氣的吞吞,也是有點于心不忍,道:“要不還給它吧。”

“啰唆,玄源洞天就要開啟,憑你這實力,若是不趁此時更進一步,在那玄源洞天內,你如何與那各方天驕爭奪機緣?你以為那玄源洞天,還是在這蒼玄宗內的小打小鬧?連這些圣子進入其中,都有殞命之危,更何況你?”夭夭平靜的道。

“若是你覺得虧待了吞吞,那就先提升自身,那玄源洞天內必然會有著比萬丈源髓更大的機緣,到時若是遇見,你幫吞吞搶來補償它便是。”

周元苦笑一聲,也就不再矯情,將其接過,認真的道:“在那玄源洞天,我會幫吞吞找一份機緣的!”

夭夭這才螓首微點。

而當眾圣子將萬丈水獸源髓分配完畢時,在那后方,圍攻島嶼的無數水獸,也是伴隨著萬丈水獸的被擊殺,開始紛紛退散。

無數的水獸嘶吼中后退,最后駕御著浪潮,對著四面八方逃散而去。

島嶼上,七峰弟子望著那退散的獸潮,也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此時的他們,也是接近極限,若是再持續下去,恐怕也是難以支撐了。

在緊繃的精神放松下來后,那無數的目光都是投向遠處高空上的眾圣子,緊接著,便是有著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響徹起來。

這一次百年難得一遇的源池祭,總算是被他們七峰聯手,共同的抵御了下來。

而當那歡呼聲響徹起來時,青陽掌教那宏大的聲音,也是在這一刻,回蕩于天地之間。

“恭喜諸弟子…”

“渡過,源池祭!”


本站網址:http://www.dvmsqi.tw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