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名單

當首席之爭結束半個月后,圣源峰山門重開的震蕩,也是漸漸的平息。

不過在這巨大的宗門內,永遠有著層出不窮的精彩在出現,吸引著諸多弟子的注意,正如眼下那漸漸來到的源池祭。

源池祭在蒼玄宗內頗為的特殊,因為源池祭并非是單人競爭的形式,而是以各峰為整體,七峰間,彼此爭斗競爭。

顯然,宗門高層如此設定,也是為了各峰間能夠提高競爭力,如此才能夠感受到壓力,彼此追趕,良性發展。

正因為源池祭能夠波及到七峰所有弟子,所以如果要論起規模的話,可謂是蒼玄宗諸多事宜中最為龐大的。

而且,也是最為牽動諸多弟子心情的一項競爭。

畢竟以往不論是紫帶選拔還是首席之爭,其實能夠從中獲益者,始終都是那些極少數的優秀弟子,絕大部分的弟子,都是只能以羨慕的目光在外觀看。

但源池祭卻不同,七峰所有弟子都能參與,只要將自身的力量投入進去,最終就能夠決定本峰所能夠取得的成績。

這無疑讓得諸多弟子都是有了強烈的參與感。

所以如果要問大部分的普通弟子,對于蒼玄宗什么事最為期盼的話,那恐怕就要非源池祭莫屬了。

于是,蒼玄宗內各峰的弟子,都是加緊了修煉,同時還不斷的探聽著其他峰的消息,畢竟在這源池祭上,各峰間,也算是競爭對手了。

各種的信息在宗門內傳遞,其中最引人注意的,便是莫過于劍來峰絲毫不加掩飾的一種敵意,那種濃濃的敵意,直奔剛剛重開山門的圣源峰而去。

而對于劍來峰那種彌漫整峰的怨氣敵意,其他峰的弟子都是并不感到太意外,眼下誰都知曉,劍來峰因為陸宏一脈未能奪得圣源峰首席的位置,損失了大量的修煉資源。

并且如今陸宏一脈,還直接被沈太淵長老行使代峰主的權利給趕回了劍來峰,這更是令得劍來峰顏面無光。

這些種種,也就不怪劍來峰怨氣十足了。

而劍來峰對此也沒有絲毫的掩飾,擺明了要借助這次的源池祭狠狠的收拾一通圣源峰,將這口惡氣給出了。

對此,各峰弟子都是對圣源峰表示同情。

但也就僅此而已了,畢竟在源池祭中,大家都是競爭對手,劍來峰與圣源峰對撕,對其他峰而言,也算是好事。

雖然在更多的弟子看來,圣源峰根本就對劍來峰造不成絲毫的威脅。

即便如今的圣源峰有了周元這么一個首席弟子,但要跟劍來峰那種雄厚陣容比起來,還是差太遠了。

而對于劍來峰的這種怨氣,連掌教他們都是知曉,也是有些無奈,暗中勸過靈均峰主,不過靈均峰主卻是推得一干二凈,說這只是下面弟子的想法,他身為峰主,也不能強迫弟子。

這顯然是靈均峰主的說辭,但連青陽掌教也無可奈何,這次劍來峰損失慘重,的確是怨氣不小,而他們身為得益的一方,若是靈均峰主不肯聽勸,他們還真的沒什么辦法。

而也就是在這種沸沸揚揚的情況下,各峰參加源池祭的弟子名單,也是陸續的上報,最后被公布出來。

各峰的名單,不出意料的,圣源峰凄慘得無以復加,整整一峰參加的弟子,竟然都沒有超過五百人,連其他峰十分之一都未曾達到…

只是,稍微讓得人有點意外的,便是圣源峰的弟子名單上,多了一個周小夭的名字…

這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興趣,畢竟如今的蒼玄宗,夭夭頗為的特殊,她是唯一一個沒有圣子之名,但卻擁有著圣子實力的人。

而有了她加入圣源峰此次的源池祭,倒的確是能夠加強不少的力量。

“我就說那周元前些時候怎么底氣那么足,敢情是請了這位出來?”劍來峰,一處庭院中,百里澈望著手中的名單,然后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掛著一絲譏諷的弧度。

在他的面前,坐著孔圣與趙燭,兩人也是看過了名單,后者眉頭微皺的道:“這周小夭,倒是有些棘手。”

孔圣淡淡的道:“去年的時候,在那源池中,她就壞了我一次事,實力的確不錯,雖然她源氣微弱,但那源紋造詣,恐怕連葉歌都比不上她。”

趙燭緩緩的道:“如果她也參加的話,那還得小心她身邊那頭小獸。”

他說的自然便是吞吞,之前他與吞吞小小的交過手,知曉這個看似可愛只知道成天吃吃吃的小獸,其實也是擁有著可怕的實力。

百里澈也是收起嘴角對周元譏諷,道:“若是如此的話,這圣源峰,幾乎相當于平白多出兩個圣子。”

孔圣英俊的面龐上沒有波瀾,道:“圣源峰根基太過的薄弱,這區區幾百名弟子,就算那周小夭出手相助,又能改變得了什么?”

“那周元,還是想得太天真了一些。”

他看向趙燭,道:“在那源池祭中,若是那頭神秘小獸參戰,趙燭師弟可能阻攔?”

趙燭點點頭,冷笑道:“一頭小畜生而已,上次只不過是我措手不及,這次若是它敢再來,看我不把它的毛給拔光!”

孔圣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周小夭,就交給我來對付。”

“之前她在源池中壞我好事,這筆賬我可一直記得呢,這次就得讓她還回來。”

“孔圣師兄可有把握?那周小夭,著實是有些讓我看不透。”趙燭沉吟道。

孔圣淡笑道:“放心,她的所有手段幾乎都是源紋,我自會有所準備。”

趙燭聞言,這才放心。

孔圣目光又是轉向百里澈,道:“圣源峰中,只要周小夭與和小獸被牽制,余者不過土雞瓦狗,到時候,如何出我劍來峰這口怨氣,就交給你了。”

百里澈嘴角含笑,輕輕點頭。

他知曉孔圣所說,其實就是指的那周元。

“師兄請放心,到時候我會讓得這位師弟知曉,他這水分十足的首席弟子,在我蒼玄宗,恐怕還上不得什么臺面…”

“呵呵,我倒是想要看看,他這剛剛上任的首席若是直接慘敗,那圣源峰的弟子,還會不會對他如此擁護?”

“那時,或許他應該會成為咱們蒼玄宗有史以來最狼狽的首席吧?”


本站網址:http://www.dvmsqi.tw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